跷跷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跷跷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移动政策骨牌效应个人网站资金链受困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6:11 阅读: 来源:跷跷板厂家

江西的王先生一直在经营他的个人网站。通过与多家SP的合作,他每月都能获得不菲收入。

但从今年7月开始,王先生意外地发现,他每天用于搜索引擎的投入超过500元,但带来的铃声下载业务却不足300元。他立即暂停了搜索竞价,对网站的盈利状况大惑不解。

“收入居然不到以前的一半!7月以前,我每投入500元,至少可以获得700元以上的收入。现在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王先生向合作方之一的彩秀网打去电话,对方的答复很无奈:“中移动政策调整,导致了用户注册量下降。我们也没办法。”

实际上,最近国内几乎所有SP都遭遇了与彩秀网同样的命运。

从7月开始,中移动陆续颁布了“二次确认”等一系列铁政,对SP各项业务进行了全面的监管和限制,而信产部的多个严打文件的出台,更是给国内SP行业带来毁灭性打击。一夜之间,海外上市的国内SP公司市值就蒸发了数十亿元。

而这一轮针对SP的严打风暴,更是波及了SP产业链下游为数众多的个人网站。长期以来,这些个人网站与彩秀网、TOM以及其他SP形成了较为默契的生态关系。很显然,随着严打风暴的愈演愈烈,这种“鱼水共存”的生态关系也在走向破裂边缘。

王先生的致富历程

王先生从2000年开始经营个人网站。当时网站的盈利状况很不好,惟一收入来源就是国外的广告。“当时最多一次赚了2000多美元的广告费,但国外广告商找个借口删掉了我的账号。”从那以后,王先生的个人网站几乎没有任何收入。

SP行业的风生水起,给王先生带来了转机。“2002年秋天,TOM、新浪、搜狐、网易等几大SP都找上我,他们说希望和我合作。”王先生当时拥有三家个人网站,日流量超过8万以上,在当时的圈内小有名气。

按照最初的分成比例,每下载一首铃声,SP即向用户收取1元钱。其中15%是运营商的提成,50%由个人网站赚得,剩下的全部归SP自己所有。“当时大多是铃声和短信业务,包月业务不多,多是男女交友、成人笑话之类。”王先生回忆说,从当时合作后,他每月从SP得到的提成可以达到数千元。

形势变得越来越乐观。2003年,王先生开始放弃了其他SP联盟,只和TOM和网易合作。“其他SP联盟不下七八个,但信誉都不如这两家好。”王先生同时投资购买了大量搜索排名,其中以3721的网络实名效果最佳。

“我记得当时不管投入多少钱,大概不到一周就能收回投资。每个月的投资回报率都超过400%。”王先生很后悔当时过于谨慎,失去了购买搜索的最好时机。但当时,SP给他的提成对他来说已经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我自己都想不到,我的月收入可以达到5万元,而且每月还在增加。这一年,我赚了上百万。而且,这其中还刨掉了全部的投入。”对于那段过去的激情岁月,王先生的声音里充满了回味。

但是,2004年7月之后,网站的盈利形势出现了恶化。“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中移动开始整治SP.只是以为合作方TOM公司出了问题。”王先生放弃了TOM和网易,重新选择了彩秀网和美通联盟,但这些努力已无法扭转收入下滑的趋势。

除了中移动严打导致个人网站收入遭到损失之外,个人网站之间的恶性竞争也是导致暴利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2004年,国内个人网站疯狂冒了出来,他们也开始疯狂抢购相关的搜索资源。比如3721的网络实名,仅与‘铃声’相关的关键词就超过了几千个。”王先生开始就发现,在搜索方面投入同样的钱,但能带来的流量已不足去年的三分之一。

但即使如此,从2004年到2005年期间,王先生通过大量购买关键词以及竞价排名等手段,依然获得了可喜的收入。两年下来,他的身家又增加了数十万元。他干脆成立了一家小公司,招了些人手,开始专心研究“网赚”的学问。

但他没有想到,从2006年开始,他的“网赚”生涯似乎走到了尽头。

个人网站的生死劫

王先生的经历只是国内众多个人网站的一个缩影。据不完全统计,最近几年来,由于SP产业的带动,国内个人网站数量已经突破至3000万家。这些网站尽管内容千差万别。但相同的特征是:网站模式简单,网页放满各种铃声下载的广告。

依靠个人网站起家的站长庞升东告诉《财经时报》说,目前个人网站主要的盈利模式中,由淘宝、易趣、百度等联盟带来的收入不到两成,大部分收入都是由各类短信联盟带来。

“当时一种流行的算法是,日流量只要达到1万IP,每月的收入至少可以超过3000元。可以说,网站只要有流量,就能获得一定的收入。”庞升东回忆说。

但在2006年之后,所有个人站长都和王先生一样,开始遭受收入急剧下滑的阵痛。“在7月之前,我每月的投入接近2万元,但纯利润已不足一万。”想起两年前的风光,王先生连连叹息。

7月中移动的严打政策的出台,更是让这些个人站长们无所适从。“7月的收入,我估计不到3000元。如果购买每次竞价花费0.3元以上的搜索竞价,我可能还会亏本。”王先生预测说,“个人网站仿佛一下子回到了2002年。”

一个发人深思的故事是:重庆郭吉军的个人网站“广捷居”曾传闻以近200万元的价格出售。但最近,投资方又收回了当初的收购承诺。据悉,“广捷居”最主要的收入渠道就是铃声下载,去年收入曾超过60万,但现在,这个网站显然已不再值钱了。

艾瑞分析师认为,个人网站盈利手段十分有限,主要依靠大的SP或者网站联盟,这种特性决定了个人网站的盈利状况充满变数。随着SP行业的优胜劣汰加剧,个人网站的生存也会出现两极分化。

“一部分网站走向商业化,开始找风险投资。另一部分依赖短信赚钱收入的网站,则会走下坡路。”该人士分析说,这次SP整顿对于个人网站而言,其实并不是件坏事,从长远可以促进个人网站的“进化”。

广州筹划税务师

中山筹划税务代理

深圳注册公司中介

深圳代理记账服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