跷跷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跷跷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和富永顺太郎的交锋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4:12 阅读: 来源:跷跷板厂家

1956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太原开庭审判了一批日本战犯。关于日本战犯罪行的搜集调查、预审,则从1953年开始,一直持续到1956年。

由于这些战犯中很多人都有警特身份,调查难度很大,富永顺太郎就是其中的典型。化名富永德治、富永顺的富永顺太郎,侵华战争期间曾任华北交通株式会社课长,从事间谍工作30多年,有丰富的反侦查经验。而当时负责与富永顺太郎直接交锋的就是山西省人民检察院退休干部王石林。

“博弈了两年,最终我们赢了。”王石林这样告诉记者。

审讯初期周旋多日无进展

山西省人民检察院老干部处办公室内,已经85岁高龄的王老依旧精神矍铄,记忆清晰,谈起那次审判,王老目光炯炯,回忆历历如昨……

1954年,对太原在押日本战犯的调查、取证、审讯工作正式展开。王石林主要负责对富永顺太郎、城野宏等5名间谍类战犯的调查、审讯。

“虽然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但真正直接与他交手的时候,才发现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谈起刚刚审讯富永顺太郎之时,王石林说。

富永顺太郎,曾任调查第三主干兼警务局中央特务班长及北支那交通团地志室(俗称“富永机关”)主事,常年活动在东北、华中等地,窃取并向日本提供了大量政治、经济、军事和地下资源等情报。日本投降后,又任伪华北交通股份有限公司情报部干事长、蒋介石国防部第二厅北平工作队(后改为北平电讯支台)中校副队长等职,利用无线电侦测等方式向蒋介石集团提供大量我解放区的情报。

“当时的富永顺太郎都快60岁了,从事间谍工作的年限比我的年龄还大。”王石林说,“因此他认为我一个小毛孩子,根本没有资格审讯他,态度傲慢,对我的讯问置之不理。根据工作原则,审讯人员面对战犯,要说话客气、态度尊重,杜绝刑讯逼供,而且只能白天审,因此周旋多日,都没有实质性进展。”

调整策略搜集证据促开口

说起一开始的审讯工作,王石林笑着对记者说:“面对富永顺太郎的沉默,几个回合下来我和小组另一成员、公安部干部赵林都有点着急了。”

这时,侦处日本战犯工作团副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太原工作组组长井助国了解到情况后,立即帮助他们调整了审讯策略。

“富永顺太郎自知罪大恶极,存有惧怕处死的思想,试图以沉默顽抗到底。我们要先从批判其暧昧思想入手,讲政策,消除他的侥幸心理。”王石林说道。

同时,为了及时了解富永顺太郎的心理状态,每次审讯前,负责战犯生活的管教组都会提供书面报告,详细汇报其生活状态。王石林和同事则根据这些信息制订详细的预审方案。

团队配合也是关键。王石林介绍说,每次审讯现场有警卫、翻译、记录、录音人员等,预审人员又分为主审、助审等,虽然王石林和同事采取迂回式、命令式、漫谈式等审讯方法,可其他工作人员并不懂得审讯技巧,好几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翻译对我的语气传达不到位,我用的是命令口气,翻译一传达就成了商量,震慑力瞬间就没了。审讯时反复问的问题肯定是重点,但记录员不清楚,很多都没记上。”王石林说道,“解决这些问题只能是事后沟通交流,逐渐磨合。”

最终,在审讯人员的强大攻势下,沉默的富永顺太郎开口了,但依旧采取笼统交代事实,避重就轻的方式拒不认罪。

富永顺太郎态度的转变,让王石林看到了希望。与此同时,王石林和同事一次次到事发现场调查,寻找当事人作证,多次到保留有日伪时期档案的人民银行地下金库查阅资料,获得了日伪华北交通株式会社警务局中央特务班警卫员李天泽、日本北支那派遣军宣抚班本部宣抚官何澄、蒋介石国防部第二厅北平工作队中尉侦收员罗文明等27人的证词以及《华北交通株式会社任职令》《中央特务班规程》等日伪材料档案77件,《户籍表》《履历表》等文件10件及大量证物。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富永顺太郎的心理防线开始一点点被突破。

外围瓦解曾经战犯终认罪

“除了正常的审讯,通过参观增强感性认识,组织战犯家属来管理所访问等办法,对于促进战犯由对抗到对话起到了很大作用。”王石林说。

1956年3月,按照国家公安部通知要求,太原战犯管理所分期分批组织包括富永顺太郎在内的在押战犯,先后参观了太原钢铁厂、榆次晋华纺织厂、太原玻璃厂等地,继而又走出山西,分批到北京、天津、上海、等大中城市参观,使其亲眼看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建设成就,逐步改变了过去的看法。

此外,在我国红十字会的帮助下,日本红十字会又组织包括富永顺太郎妻子富永贵美子在内的战犯家属来太原探视。

这些措施彻底击溃了富永顺太郎的心理防线。富永顺太郎最终交代了其利用无线电侦收,派遣密探和伪装商店、公司等手段、窃取我西北、西南、华中、内蒙古等地的军事、政治、经济等情报的内容。

1955年,富永顺太郎写下了忏悔书:“我服了审讯员,我的各种表演终究没有逃过他们敏锐的眼睛,每次提讯,总是开导教育,从无讽刺挖苦和逼供,促使我在交代问题的道路上一步步前进。”

1956年6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开庭审理富永顺太郎战争犯罪和特务间谍犯罪案。法庭经过审理最终判处富永顺太郎有期徒刑20年。不久,富永顺太郎被押往抚顺进行改造。1964年2月26日,经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前释放。

王石林告诉记者,日本战犯在山西乃至全国犯下了滔天罪行,但中国人民面对日本战犯,以博大胸怀,感化了这些历史的罪人,促使他们认罪服法。“如今,咱们国家已经非常强大,但铭记遭受侵略的惨痛历史,把祖国建设得更加富强,是每个中国人永远不能停下的事情”。(记者 马岳君 王志堂)

池州制作职业装

朝阳西装定做

宁波订做西装

天门西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