跷跷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跷跷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盘点历代那些祸国殃民的文臣们

发布时间:2021-01-06 11:09:51 阅读: 来源:跷跷板厂家

盘点:历代那些祸国殃民的文臣们

文臣爱做只赚不赔的生意,他们的付出就是主意,事成有人赏,事败有人扛。他们是靠脑袋吃饭、跟着皇上混日子的一大族群,不乱民已是属好人,但很少有人把百姓当回事。谄媚的赏根骨头,秉正的贴个标签,但皇帝骨子里一如明崇祯云:“文臣个个可杀!”这些文臣个个自幼诵读圣贤之书,本着《大学》中“三纲领,八条目”的人格修养道路,走着内圣外王、修身治国的道路,以此自命为救世之良佐,但得志者少,失意者多。

网络配图

所谓“存天理,灭人欲”,许多人成为空谈心性的无用之才,投入官场,便一反儒学自我反省与追求完善的要求,或极尽虚伪和掩饰,或披着儒学道统的外衣,参与阴谋污浊的政界恶斗,人性扭曲,营私攀援,利益苟合,最后与专制的君主一道编织了一个个悲剧的网结。

公元前712年,鲁国羽父对鲁隐公说,愿替他杀掉鲁桓公,条件是事成后让他当太宰。鲁隐公是个老实人,说:“我因为他年少,才代他行使政权,现在他长大了,我准备把君位交给他。”羽父见在鲁隐公处得不到好处,便转身去鲁桓公处说鲁隐公坏话,怕泄密,想置隐公于死地。十一月,羽父派刺客杀害了鲁隐公。鲁隐公是个厚道人,但碰上了不厚道的羽父,只有做小人的牺牲品了。

宋国贵族华父督在路上遇见司马孔父嘉的夫人,见其漂亮,便心生歹念,公元前711年春,找借口杀死孔父嘉,占了他的夫人。宋殇公大怒,华父督索性将殇公也杀了,拥立流亡郑国的公子冯迎即位,因拥立有功,被任命为国相。抢人妻子,杀害国君,如此之人也能登上高位,春秋是真乱呐!

网络配图

郑国祭仲专权,郑厉公派女婿雍纠除掉他老丈人祭仲。雍纠想借野外宴会击杀祭仲,他夫人得知便向祭仲告发了丈夫。祭仲先下手为强,下手杀了雍纠。郑厉公知密谋泄露,慌忙逃出郑国,路上埋怨说:“这样重大的事情,竟和老婆商量,真是死得活该!”雍纠在大事上疏忽,死了也是自找。

郑国宰相良霄喜欢喝酒,在家挖个地下室,没日没夜地在那里喝酒。公元前544年,他指派公孙黑出使楚国。公孙黑说:“国和郑国关系正恶化,现派我去等于杀我。”良霄说:“你们家世代都是担任专职特使呀!”强迫公孙黑去,公孙黑不想送死,于是带家族甲士进攻,良霄逃到雍梁,才从醉酒中醒来。身为宰相,只知喝酒享乐,真称得上是个“酒囊饭袋”了。

商鞅在秦变法二十一年,使秦国富强起来。但继位的秦惠文王看不惯商鞅,想以谋反为借口逮捕他。商鞅只好逃跑,到达边境准备宿店,因无证件,店主说:“商君的法令规定,留宿没有证件的人,店主要被问罪的。”商鞅无奈逃到边境,魏国因他设计打败魏公子昂,拒绝他入境,商鞅只好逃回封地,被惠文王军队俘获,处以车裂之刑,全家也跟着遭殃。本来有机会逃跑,但最终死在了自己制定的法律上。历史和商鞅开了个不小的玩笑。

范睢随须贾出使齐国,齐王惜他才能,密邀他出任齐国官职。范睢不愿叛国,齐王就赠了他五公斤黄金和酒席一桌,范睢还黄金留酒席。须贾听说又妒又怒,认定范睢有卖国行为。回国后,报告魏王,魏王将范睢下狱拷打,肋骨折断,牙齿脱落,范睢装死才逃过一劫。后逃到秦国,使秦国强大起来,不断攻打魏、韩、赵三国。魏王最终把爱国的范睢推上了叛国的道路,魏被秦灭,须贾谗言有“功”啊。

剧照

李斯是楚国上蔡人,家庭贫苦。一次上厕所,见那里老鼠吃的是粪便,还不时受人、狗的惊吓,而仓库中的老鼠吃的是粮食,住的是大房子,还无人、狗惊扰,不由发出感叹:“人的命运,不就是和这些老鼠的命运一样吗?所谓‘幸’或‘不幸’,就看各人所处的位置了!”于是李斯拜荀子为师,学习帝王之道。为做一只“仓库老鼠”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李斯在荀子处学成后准备去仕秦,荀子问他为什么去秦国,李斯说:“现天下形势很明朗,秦王有吞并天下的决心,称帝的条件也已具备,所以学生入秦以求建功立业。”接着他说出了一番在今天看来仍令人振聋发聩的话:“处于卑贱地位而不设法改变自身状况的人,连野兽都不如。最大的耻辱莫过于卑贱,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贫穷。如果久居卑贱的地位,长期生活在穷苦之中,而不图改变,还标榜什么‘无为’,不谋‘利’,这绝不是士人的真情,这是虚伪骗人的。因此,我李斯就要往西去游说秦王了。”

汉文帝时,石奋位高权重但不自傲,反而十分谦恭。退休后,每逢乘车过宫门,必下车鞠躬而过。遇到御驾,那怕只是空车,他也像皇帝在里面一样,马上鞠躬行礼。有时皇帝赐膳,便感激万分,双手不颤也装颤,抖抖索索拿起筷子,表示因受宠而心情激动,即使皇帝没看着,但旁人看着了,皇上也会知道的。景帝在位,因石奋太谦恭了,弄得景帝不自在,把他外派藩属国去当宰相。凡事都要有个度,石奋的处处谦恭虽是性格使然,难免让人觉得有造作之嫌。

剧照

汉景帝时,晁错经常为景帝出谋划策。汉景帝觉得藩王势力过大,会对中央形成威胁,晁错就提出削藩王以增强中央权力的计策。他的老父亲闻知,明白晁错这样做的下场必定不祥,便赶来见他,劝阻他不要这样做。但晁错说,不这样则天下必将危乱。老父亲说,你这样做了,他刘家天下没有危乱了,可我们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啊!晁错执意不从,老父亲哭着离去,回家后即自尽。后果如老父亲所言,因为削藩,使得七王之乱,皇帝方寸大乱,不得不诛杀晁错以求平息诸王之乱。典型的舍车保帅!

汉武帝时,主父偃受宠,他为人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有人怕他便贿赂他,也有人劝他说:“你太横了,应该有所收敛,不要树敌太多。”主父偃说,我游学四十年,父母不把我当儿子,兄弟不收留我,宾朋遗弃我,我受苦难很久了。“大丈夫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耳。吾日暮,故倒行逆施之。”腾达一年多后,最后被武帝灭族。正是他这种偏激、过于自负的性格害了他。

石奋之子石庆,一次为汉武帝驾车,武帝在车内问:“这辆车有几匹马?”天子的马车,一律六匹马,这是死制度。而石庆当即举起马鞭数马:“一、二、三、四、五、六,启禀陛下,一共六匹。”

剧照

真是谨慎得可以,如此认真、如此忠心的员工,又有哪个老板会不喜爱呢?想当个好员工,石庆是个榜样。眼里只有权的人,心中不会有爱。王莽重新掌权,大力排除异己。他的儿子王宇看不惯父亲的行为,密谋劝谏。王莽得知后将儿子投入监狱,王宇在狱中服毒自杀。王莽又借机制裁王宇妻弟吕宽,从中央到地方扯出几万人,全部处死。为巩固权势,又设法让女儿做了汉平帝的皇后。这个政治野心家一步步地达成了独霸天下的目的。

汉桓帝时,大将军梁冀一手遮天。有个扶风人孙奋,是个亿万富豪,但手紧小气。梁冀送他一乘车马,“卖”给他五千万钱,孙奋知这是明抢,只付三千万,还心疼不已,但梁冀一见,心想敬酒不吃吃罚酒,派人告发孙奋私藏奴婢、盗窃公物,把孙奋一家老小关入大狱,迫害至死,抄了孙奋家产十亿七千多万归自己所有。早用此计,何必又舍一车马呢,梁冀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胡广,字伯始,继陈蕃后出任太子太傅,历任汉安帝、顺帝、冲帝、质帝、桓帝、灵帝六朝,创汉朝太傅在位纪录。为何久居高位,秘密就是“两耳不 闻窗外事”,弥留之际,依一贯风格,对朝政没任何交待。太学生为他编的顺口溜是:“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不过在其位不谋其政,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嫌疑,整个一汉朝吃白饭的。

诸葛亮自古至今人人称颂,其实他只是个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文人,用淡泊、隐居来待价而沽,清代赵翼说当时“是时人才已为魏、吴二国收尽”。葛亮正是看到这一点,宁为鸡头不为牛后,才投奔人才奇缺的刘备。也只有刘备把他当香饽饽,二人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吧。

剧照

京剧有出戏叫《失街亭》,主要讲的是诸葛亮让马谡为先锋伐魏,被魏大将张郃击败,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故事。而事实是诸葛亮用人刚愎自用,亲点马谡为先锋,置先帝刘备的“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的叮嘱不顾,后果然大败。败后,马谡并没有去请罪,而是畏罪潜逃,被捉回后,还未斩首,已于狱中病故。这一切都是诸葛亮“讳众拔谡”,一意孤行,自以为是造成的恶果,最后斩马谡以掩盖自己的决策失误。

贾后和楚王司马玮准备起兵杀掉权臣杨骏。杨骏听说楚王杀来,召集亲信商议,有人建议烧掉城门制造混乱,然后趁机去禁卫营地准备反攻,按说这是一条好计,可杨骏这时也不知是脑子进了水还是本身就不是什么将才,竟说盖城门花费大,烧掉了不好修。众人一见杨骏祸到临头还如此糊涂,于是各自逃命,杨骏无胆无识,躲入草粮堆,被士兵用戟刺死。也可以说是自取其祸。

一代“清谈大家”王衍被石勒抓住后,先把晋朝之败的责任推干净,又乘机向石勒献媚,劝石勒做皇帝,以求活命。石勒轻蔑地说:“你年轻时就已名闻四海,登临朝堂,肩负重任,眼下却说出这样不是为官者所说的话。如今天下之乱,全是由你们这样的人引起的!”于是,当夜将这批被俘的王公贵族全部压杀。“清谈”不能救国,只能误国,这也给为政者一个警示:赵括之流不可用,王衍之流不可取。

剧照

前秦国内发生叛乱,前燕许多有识之士建议,此时攻打,定能一举攻下前秦。但前燕掌权的慕容评却说:“秦国,是个大国。现在虽然碰上点麻烦,还是不易图谋。我们燕国呢,朝廷再明智,恐怕也不如先帝吧;我们这些人的谋略,又比不上太宰(逝去的慕容恪)。所以我们能闭关保境也就不错啦,平定秦国可不是咱们的事儿。”结果大好的机会就被这样一个庸才给错过去了,这样的庸才来处理国家大事,前燕不被灭,才是怪事呢!

鲜卑族高洋准备废魏孝静帝,自立为帝,曾问汉臣杜弼,治国该用哪一种人?杜弼实话实说:“鲜卑只是车马客,治国还是要用中国人(指汉族人)。”高洋认为杜弼是在嘲讽自己,先用其谋,等政治局面稳定后,最终杀死了这个得力文臣。杜弼做了一件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钞的蠢事。

南梁殷浩喜爱玄学,带兵北伐,未遇敌而败,被罢官流放。终日向天空比划“咄咄怪事”四个字。桓温不计前嫌,请简文帝任命他为尚书令。殷浩十分高兴,回信时,怕有错字,抽出信查阅,竟忘装回信封。桓温接一空信封,大为恼火。殷浩官位泡汤,郁郁而终。曾说“官本腐朽,钱本肮脏”的他,因没当官而死,真是口不应心。

封伦为隋朝土木监,将一所宫殿修得华丽无比。一向节俭的隋文帝因此大骂主管此事的杨素。杨素惊慌,找封伦商量,封伦说:“宰相别着急,皇后一来,必然对你大加褒奖。”封伦的话果然应验了,杨素大为惊叹。封伦说:“皇上节俭,自然会发脾气,可他事事都听皇后的。皇后是个妇道人家,什么事情都贪图个华丽漂亮,只要皇后喜欢,皇上也必然会改变主意。”杨素因此称赞他说:“揣摩之才,不是我能比得上的!”

剧照

吃人恶魔朱粲向唐朝投降,李渊派段确前去迎候。在酒席间,段确问朱粲:“听说你常常吃人,滋味如何?”朱粲回答说:“如果吃你这种爱喝酒的人,味道很像酒糟猪肉。”本来就厌恶朱粲的段确大怒,骂道:“狂贼,你入朝后不过是个失势的奴隶,还能有机会吃人啊!”朱粲又惧又气,派人把段确和几十个从人都抓起来杀掉,把骨肉加佐料炖熟了装进大坛子,分给军人当军粮。一时口舌之快,枉送了数十人性命。

长孙无忌奏请唐高宗贬李义府做壁州司马。诏令未下,李义府已知,急忙向中书舍人王德俭问计。王德俭诡计多端,善揣人意。他向李义府献计说:“武昭仪如今格外受宠,皇上想要将她立为皇后,只是怕宰相们反对,所以迟迟不敢下诏。你若能进谏赞同,就能转危为安。”李义府立即上表高宗,谎称立武昭仪为皇后是人心所向,请废王皇后,立武氏为后。高宗听了,正合心意,马上召见,并赐宝珠一斗。自然,贬斥到壁州的诏令肯定不会发出了。

301医院有nk细胞免疫疗法吗

nk免疫细胞疗法多少钱

中国干细胞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