跷跷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跷跷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小煤窑私挖滥采为何屡禁不绝二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18:40 阅读: 来源:跷跷板厂家

中国小煤窑私挖滥采为何屡禁不绝(二)

今天我们继续来关注宏观调控。平时我们说起小煤窑,往往是哪又出了事故,发生了矿难。为此,国家从98年开始,就在各地清查私采滥挖的小煤窑。最近两年,在一些高能耗行业盲目扩张,煤炭市场需求旺盛和利润飞涨的情况下,一些地方关闭的小煤窑,又开始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了。《经济半小时》的记者沈竹在素有晋南煤乡之称的山西省乡宁县,就参加了当地政府一次夜查小煤窑的行动。

抓捕小煤窑

这次抓捕行动共动用了20名警力和10名乡宁县国土资源局的稽查人员,由于山路崎岖难行,在前往抓捕的路上,记者注意到:19公里的路程,他们竟然走了2个多小时。对此,这些抓捕人员早以习以为常。抓捕人员告诉记者,“路特别难走,抓一个人要费很大的功夫。”

夜里3点,终于到达抓捕地点,抓捕行动立即开始。

这次抓捕行动共抓捕了两名私开滥挖小煤窑的违法分子,在他们租住的院子里,抓捕人员还发现了大量的用于非法采矿的炸药、雷管。乡宁县国土资源局稽查人员说:“这是他们加工好的雷管和炸药,这都是他们自己制造的,现在在拆除它,那纸里包的是炸药,,这都是买雷管和硝氨自己炒的,是土制的炸药。”

这些装在袋子里的东西就是这些私开滥挖者用于制造炸药的原料,而这些矿灯则是他们下窑用的照明工具。稽查人员告诉记者,“那些雷管和矿灯是下窑干活用的。”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这样的打击非法采矿行动,今年乡宁县已经进行了多次。并对一些私开滥挖重灾区坚持24小时不间断巡查,截止到目前为止,共法律追究47人,其中有1人被刑拘,1人被判刑。

刚才我们看到,小煤窑在乡宁私开滥采,看中的就是那里丰富的煤炭资源。这个县位于山西省的南部,煤炭储量约有109亿吨,并且分布广、埋藏浅。当地老百姓告诉我们,乡宁很多地方只要地上刨个坑就能挖出煤来,在那里开个小煤窑是件很容易的事情。那么,当地政府的这种打击行动,能否遏制住小煤窑的泛滥呢?

暗访小煤窑

记者暗访的重点是乡宁县的双鹤乡,这里曾是乡宁非法采矿活动的重灾区,过去最严重的时候,各种非法采矿的黑口子曾经多达一百多处。那现在的情形又是如何呢,在这个乡的南淹村,这位长期为黑口子运煤的司机告诉记者,现在他们早就不敢干了。司机告诉记者,“这两天不行,这两天没有出,现在查得很紧呀,把几个矿主逮住,都几万几万地罚。”

由于当地政府的高压政策,暗访中,这位司机告诉记者,不光黑口子他们现在不敢开了,就是连这些以前从黑口子出的黑煤,他们现在也不敢卖了。司机说:“黑煤就是挖出来也不让走,有稽查队,正规煤矿它都有票。”

以前这位开黑口子的农民也告诉记者,现在几乎所有的黑口子都停了。农民说:“这现在不生产了,现在一家都没干的了,晚上也不敢干。”

至于什么时候能再干,这位农民说他也不知道。为了验证这些人的说法,当天夜里1点,记者又来到了这个地方,没想到除了一些过往的车辆以外,什么也没发现。第二天,记者又电话联系了另一位开黑口子的老板,结果无论记者开出的条件多么优惠,他也不敢生产。老板表示:“那等的时间长了,那不是说上就上的,怕上边查了嘛。”

刚才我们看到,小煤窑被查封了,挖出的煤也不让上路。看来乡宁整治非法采煤的力度确实很大,效果也不错。可是就在前两年,乡宁非法采煤的活动却是十分猖獗,直到现在那里还能见到很多小煤窑私开滥采留下的痕迹。隐藏在岩石底下的小洞口,当地人叫做黑口子,它就是小煤窑挖煤时的矿坑口,这种黑口子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爬进爬出。从黑口子我们不难想象出,当时小煤窑的生产条件有多简陋。而就是围绕着这样的黑口子,在政府部门和矿主之间这几年展开了一场艰难的拉锯战。

黑口子的利益

在现场,记者看到,这些黑口子虽都已被炸毁,但由于私挖滥采,这个地方的植被却遭到了严重破坏,双鹤乡国土资源所所长赵海龙说,在以前,象这样的黑口子在乡宁可谓比比皆是。赵海龙告诉记者,“你比如说我们发现这个口子,炸了以后,他又在这里又挖了一个洞,那里炸了,他又在这里挖,你比如这个口子吧,我们就炸了5次。”

面对这张全县非法采矿点的分布图,乡宁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刘波,对当地头几年私挖滥采活动的猖獗程度更是这样形容。刘波说:“在10到50米这个距离之间,就有二三十个生产口,而且一两米就是一个生产口。”

非法采矿活动在乡宁为何会如此猖獗呢?采访中,国土资源局稽查队的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乡宁煤炭具有埋藏浅、易开采的原因外,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暴利的驱使。工作人员说:“关键就在这里他有利可图,他就是说是,我侥幸地挖上一天,挖上两车煤,挖上两车煤可能就赚上,可以说是别人一年赚的钱,采一吨好一点的煤,私开矿它的成本,也就是几十块钱,能卖三 四百元钱,所以说有暴利啊。”

正是在这种暴利的驱使下,非法采矿者便和执法部门打起了游击战。工作人员表示:“你像咱们接到举报了,或者有人反映了,说他早上八点干了,咱们八点钟去了,人家变成下午干了,咱们下午又去,人家变成晚上干了,你晚上查,人家就变成凌晨了,他就跟你这样兜圈圈。”

为了能够及时发现执法部门的行踪,在手机信号不好的情况下,那些非法采矿者甚至想起了利用消息树来传递消息。工作人员说:“就是说白天他们,在那儿栽一棵树,那棵树特别显眼,你一进山,那个树就倒,那个树一倒,你到矿上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抓不住。”

非法采矿者的这种游击战术,给整个乡宁的小煤窑治理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特别是最近,伴随煤价的上涨,记者发现,原本沉寂多时的非法采矿活动在乡宁又有所抬头,在这个县管头镇国土资源所的这本巡查日志上,记者看到,在8月22日,这个乡就炸毁各类私开矿点12处,其中死灰复燃的矿点3处,新打口的3处。

就像刚才的片子说的,你有执法队,我有消息树,你白天来查,我晚上开工。看来,乡宁县查处小煤窑的拉锯战进行的并不轻松。毕竟,一吨煤近十倍的暴利,对一些私人矿主充满了巨大的诱惑,为了牟取利益,他们根本不惜铤而走险。

我们看到由于乡宁煤炭资源丰富,开采成本低,一度成为小煤窑的重灾区。这组画面是我们记者采访中拍摄到的,一起来看看。在乡宁,我们记者还见到了这样的煤窑,地上挖一个不到十米深的竖井,见到煤层后,就像蜂窝一样,四周密密麻麻全都打上矿坑。这么简陋的小煤窑,根本谈不上什么安全保障,当然就更谈不上对资源环境的保护。尽管现在这些小煤窑都已经停产快半年了,但我们记者在乡宁采访时,还会常常见到这样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