跷跷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跷跷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州往事1517-【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31:07 阅读: 来源:跷跷板厂家

【十五】

宋延龙想请陈俊吃个饭,表示感谢,便和刘娜商量。刘娜心存顾虑,便劝宋

延龙说没必要,陈主任也不是为了这顿饭而推荐你的。

宋延龙又打电话给陈俊,陈俊也婉辞了吃饭的提议。宋延龙只好再三在电话

里表示感谢。

后面的日子倒也是波澜不惊。刘娜照常在系里遇到陈俊,两人也算自然。而

且双方也都没再有越线之举。

宋延龙在美国的时候发了几篇不错的论文,又是一心想评上职称,回国之后

更是废寝忘食的工作,刘娜也看在眼里。她知道老公是那种资质一般,但是一心

向上的人。想想他也是为这个家好,自己当然也是支持。

至於当初为了取悦陈俊而买的那套性感内衣还有吊带袜,刘娜一直没拿出来,

压在衣柜的最下层。

不过宋延龙在家里本就是粗枝大叶,他每天自己的换洗衣服都得刘娜给他拿

好,所以更不会发现刘娜那套内衣了。只是那天刘娜过生日,往常过生日他们都

是夫妻去餐馆吃一顿。

那天早上宋延龙上班的时候说今天要加班,晚上回来迟,让刘娜不要等她吃

饭了。

刘娜估计宋延龙太忙,把自己生日给忘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老公工作

要紧。结果晚上下班一回来,打开家门发现宋延龙坐在黑暗中,餐桌上摆着一束

玫瑰还有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这着实把刘娜给惊喜到了,因为宋延龙从不是浪

漫之人。

吹了蜡烛吃了蛋糕,宋又从厨房里端出几个菜,然后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说,

「老婆,我实在不会做饭,这几个菜,还是从饭店打包回来的。」

刘娜已经幸福得不行了。她一个劲的追问宋,怎么想到这个的,宋有些不好

意思的说,「在美国的时候跟合住的小留学生学的,他们就是这么玩浪漫。」

这些刘娜听宋说过。宋到了美国租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有个留学生自己和女

友租了个两室一厅,把把其中的一间分租给了宋延龙。

刘娜觉好笑,老公也是三十几的人了,却跟二十几的小夥子学浪漫。

俩人愉快的吃完了晚饭,还喝了点酒。刘娜觉得很幸福,又很感动,想了想,

从箱底拿了那套性感内衣,走进了卫生间。

再然后,就是宋看着老婆穿着性感的内衣和吊带袜,从卫生间出来,一脸的

妩媚。

宋眼睛都直了,问刘娜,「什么时候买的?」

刘娜说,「前些日子买的,你不一直忙嘛,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你知道

给我浪漫,我也知道给你浪漫。」

宋都顾不上前戏,让刘娜跪着,阴茎就对着刘娜下面蹭起来,刘娜知道他还

没硬起来,也故意扭着屁股去蹭宋的阴茎,过了会儿还是觉得不行。

宋说到,「老婆,给含含。」

刘娜又下了床,蹲在宋面前亲吻吮吸宋的阴茎,弄了几下,宋硬起来了。宋

又催着刘娜赶紧再跪起来,然后把内裤裆部那部分拨到一边,插了进去。

宋延龙是小心翼翼的动着,动得很慢。刘娜明白,这说他今天想多做会儿,

又怕自己忍不住射掉。

宋一边动着一边跟刘娜说,「老婆,其实这趟出去,真的很长见识。」

刘娜不知道宋延龙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题。她敷衍了一句,「那当

然,不然为啥大家都削尖了脑袋想出国留学访学。」

宋接着说,「我不是说这个,」然后刻意抽动了两下,「我说这个,就跟我

合租那小情侣,做这个都不避嫌,美国那房子隔音本来就不好,那女孩都叫的死

去活来的,那男的边做还边骂那女孩。」

刘娜正是舒服的时候,被宋这么一说,也好奇了,「他骂她做啥?」

宋下麵加快了动作,「那男孩骂她,操死你个骚比。」

刘娜明白过来了,却不知道怎么回宋延龙。感觉宋越动越快,刘娜知道宋来

感觉了。

宋喘着粗气,又跟了一句,「那女孩还边哭边喊,操死我,操死我,我是骚

比,我是骚比。」

宋又慢了下来,他示意刘娜躺下来,然后又插了进来。刘娜见宋欲言又止的

样子,猜到了宋的心思,刘娜闭了眼睛,哼哼了一会儿,然后对宋说,「你要喜

欢,你也可以。」

宋边动边说,「你不生气?」

「怎么会,跟穿这内衣一样,都是情趣吧。」刘娜说到。

下面的动作又快了起来,脱口而出,「操死你,操死你个骚比。」

刘娜不由自主的大声呻吟,带着哭腔喊到,「操死我,操死我!」

宋越动越快,「操死你,操死你个骚比!」

刘娜接着,「操死我,我是……」

那两个字却说不出口。

宋显然到了最后的冲刺,「你是什么?」

刘娜的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和陈俊在一起那些场景,不禁脱口而出,「我是

骚比!」

……

射完了,宋躺在刘娜身边,拿着枕巾擦着自己的下体。刘娜非常反感宋的这

种习惯,但是今天这日子也不好再说他什么。刘娜忽然想到了什么,掐了宋一下,

「你在国外没少听床吧。」

宋讪讪笑到,「想不听都不行,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了。听床都不算什么的。」

刘娜扭头很认真的看着宋,「说,除了听床,还有什么?」

宋愣了一下,「也没什么。」

「快说!」刘娜揪起了宋的耳朵。

「不是跟你说过嘛,就是那些公园里,能见到美国妞裸着上身晒日光浴。」

宋的语气明显心虚。

「肯定不止这个,你说,还有什么。」

宋无奈继续接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隔壁那小情侣,那女孩有时候穿个

睡裙或者吊带衫啥的,里面都真空就在屋里晃来晃去,都不当回事。她男朋友也

无所谓的样子。出门都露大半个乳房,而且……」

「而且什么?」刘娜追问。

宋用手指戳了下刘娜的乳头,「出门立马都不穿乳罩,乳头就凸着。」又拽

了下刘娜丁字裤,「这个咱们是当情趣内衣穿,那女孩内裤都是这样的。」

刘娜用手弹了一下宋的阴茎,「你没少意淫吧。」

宋「嘿嘿」一笑,继续说到,「真的时代不一样了,以前女人被人看了觉得

亏了,现在那叫性感和自信。」

宋忽然起身下了床,「不聊了,我要去忙了。」转身进了书房。

刘娜起身进了卫生间,开了淋浴头。

黏糊糊的体液顺着大腿往下流,刘娜却忍不住再次把手指放了进去,快速的

抽插,脑子里都是和陈俊在一起的场景,脑子里不断回荡着,「我是骚比。」却

要忍着不要让自己真的发出声来。然后猛地拔出手指,一股液体喷射而出。

刘娜看着自己的手,忽然意识到,以前自己都是两根手指进去,自从跟陈俊

有过以后,已经习惯了用三根手指。

【十六】

再说陈俊,本来是明着睡夏敏,暗着睡刘娜,是坐享齐人之福的。结果宋延

龙回国后,刘娜那里也断了。

不过陈俊是个明白人,他很也清楚,和刘娜是断了比不断好。这要是不断,

后面出事是迟早的。只是忍着忍不住的时候,会偷偷看最后和刘娜录的那段视频。

陈俊很小心,把视频拷贝到了移动硬盘里还加了密,然后删了手机里的。

这个周末陈俊陪着夏敏和安安逛街。逛到一半的时候安安嚷着要去商场的儿

童乐园里玩,陈俊便让夏敏自己去买衣服,他陪着安安在儿童乐园玩。

安安玩得开心,陈俊在边上觉着无聊。正好看到刘娜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

走过来。

陈俊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两步主动和刘娜打了招呼。

刘娜低头捋了下头发,然后还是帮陈俊介绍了肖筱,对肖筱说,「这是我们

陈主任。」

俩人握手招呼了一下。

正好这时候,夏敏回来。刘娜跟夏敏是认识的,於是帮夏敏和肖筱也互相介

绍了一下。肖筱看着夏敏的脸,忽然愣了一下。陈俊夏敏没在意,刘娜却看在眼

里。

几个人寒暄了一番,然后作别。

夏敏领着安安在前面走,陈俊还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本想是看刘娜的背影,

正好肖筱也扭头向这里看了一眼,两人目光对视了一下。

陈俊有些尴尬的把头扭了过去,又不由的想到了肖筱。这个肖筱脸蛋算不上

大美女,却也五官端正,身材也不丰满,但是真的是长了双又长又直的大长腿。

陈俊本就是腿控,妻子夏敏的确是美腿,身材也算是高挑,但是肖筱足有一

米七二或者更高,那大长腿配高跟,真的是太醒目了。

再说肖筱,看着陈俊一家走远了。肖筱忽然问刘娜:「他就是那个人,是不

是?」

刘娜被肖筱这突然一问问懵了,慌张的拼命摇头,「不是不是不是,你别乱

说。」

肖筱得意的笑起来,「我本来只是诈你一下,你的反应出卖了你。不过,他

看你的眼神的确不一般。」

刘娜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没想到肖筱这么诈她这么一下,竟然

搞得她败露了。刘娜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憋了一句,「你可不能告诉夏敏啊。」

肖筱也哭笑不得,「我是那种人吗?我跟你什么关系?我跟她又什么关系?」

然后肖筱神秘的笑了一下,「不过这个陈主任的确是仪表堂堂,魅力十足。」

刘娜胳膊捣了肖筱一下,「你犯花癡了?」

肖筱脸上浮现出暧昧的笑容,「你吃醋啊。反正都跟你没关系了。」

「吃啥醋啊,你想怎样就怎样呗,」嘴上这么说,心里还真的有点酸。陈俊

的确是招女人喜欢。刘娜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之前认识夏敏?」

肖筱有点惊讶,「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哦,没什么。」刘娜不再追问,觉得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肖筱心里却一直在努力回忆着。

不错,自己是见过夏敏的。就是那个女孩。

那还是多年前了,当时肖筱还没毕业,在邻市吴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虽

然肖筱学的是儿科,但是当时她们是各个主要科室都是实习一段时间的。当时她

是在妇产科实习。每天的病人其实多了去了,一般的病人肖筱也不会有印象。但

是当时那个女孩子,肖筱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这个女孩子很漂亮,还一直哭,一直问医生会不会搞错了,因为她自己事后

第四个小时就吃了紧急避孕药。当时的主任还反複跟她强调,一般来说紧急避孕

药七十二小时内服用的话,越早越有效。但是就是再早服用,还是有一定的失败

率。主任事后还跟她们几个实习生强调过这点。

还有就是当时陪着这女孩子来的是一个中年人,很多这种组合都是偷情怀孕

的,不敢在本市做手术,都是到邻市。做完手术之后肖筱是帮着扶着这女孩子上

了中年人的车的,肖筱当时多看了眼车牌,果然车牌是云州而不是吴城的。

肖筱把记忆中那个女孩子的面容和刚才见到的夏敏又对比了一下,虽然不是

十足的把握,不过基本上确定夏敏就是当年见过的那个女孩。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夏敏看上去成熟了一些,但是脸蛋基本还是没变。而

刚才夏敏看到自己面无表情,显然她没有认出自己来。这也不奇怪。肖筱读书时

候一直是短发,加黑框眼镜,也不化妆。现在长发披肩,加上隐形眼镜,夏敏认

不出来是正常。

【十七】

宋延龙这次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本来出国做了访问学者,还发了几篇不错的论文,院里今年有两个副教授的

名额,觉得自己希望很大的。结果系里先是人才引进了一个国外刚毕业的博士,

直接给了副教授,就只剩下已给名额了。

再后来又传系里的沈晓琼已经是内定拿到剩下的一个名额了。这沈晓琼是系

主任骆永斌的学生,博士毕业才刚留校没俩年。按道理说没有海外学历,也没发

表什么重要文章,各方面都不如宋延龙的。

问题就在於这一来是骆主任嫡系,二来,系里都传言骆主任和沈晓琼的男女

关系。这骆主任还有一年不到就退休了,老婆儿子都送到国外去了,估计也都找

好退路了,所以这骆主任捞钱,乱搞男女关系似乎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他要是

非要把沈晓琼给推上去,是拦不住他的。

刘娜这些日子看着老公唉声歎气,也帮不上忙,只好劝慰,说今年评不上,

还有明年。

宋延龙说今年不上,明年更难啊,系里面引进人才越来越多,而且那些没海

外背景的现在都在跃跃欲试的准备出去,明年不知道又要冒出多少竞争对手了。

夫妻俩商量了好久,最终决定拜访一次骆主任,当然不是空手。

结果这个骆主任一直回绝,不让宋登门,这宋延龙简直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境

地了。想想也是,沈晓琼是骆主任的嫡系,又有说不清的关系,即使各方面不如

你宋延龙,人家骆主任凭啥不帮她?

宋延龙最后实在没办法,名烟名酒都买了,还装了一遝现金在信封里。晚上

10点多到了骆主任楼下,打通了骆主任家电话。

骆主任还是让宋延龙进了门。骆主任是一个人住。宋延龙表明了来意,骆主

任说,「小宋啊,你说你要来我家,我就猜出你的意图了,只是这是的确不好办

啊。就两个名额,一个给了海归,另一个,你也知道小沈年轻,有冲劲,求上进。」

宋延龙心里直想骂娘,姘头就姘头,还他妈什么年轻有冲劲,不都是空话吗?

但也不能驳了骆主任。最后聊了半天,骆主任说,「办法也不是没有,但是

希望也不算很大。」

骆主任意味深长的看着宋延龙,「我可以找学校,多要一个名额,但是学校

给不给,我也拿不准,你们自己也得想想办法啊。」

宋延龙愣住了,「我们?骆主任你给指导指导吧,有什么办法。我一定尽力

去做。」

骆主任停了一下,看着宋延龙,很诚恳的说,「小宋,你能这么想,真不错。

这样,这些你都拿回去,明天周五,下班后你们,就你和你爱人吧,一起吃

个饭吧,平价餐馆,不犯错误。「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宋延龙一眼。

宋延龙有些错愕,「我们」他和刘娜了。他不是很确定骆主任的意思,但是

感觉这话里,加上骆主任那些传闻,觉得这事不仅仅是吃饭那么简单。

他有些茫然的离开了骆主任的家,到了家刘娜问他怎样,宋延龙把情况说了

一遍。

刘娜说,「你想多了吧,骆主任应该只是想吃个饭吧。」

宋延龙说不会只是吃饭那么简单的,这老家夥,那些流言绝不是空穴来风。

说完想了想,「算了,这副教授我不要了,我给他打电话,不去了。」

刘娜制止了老公,说试都不试一下,怎么可以呢?

宋延龙说,「怎么也不能为了这个职称,委屈你啊。」

刘娜说,「就一饭局,最多让他吃点豆腐吧,你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开放吗?

以前不敢给别人看的,现在都主动给别人看。而且我们这情况,就是让他吃

点豆腐又怎么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不就差这临门一脚吗?你要评上了副教授,

前途,房子,什么都有了,我不是也能过上好日子吗?怎么叫委屈我呢?「

宋延龙想想也是,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就差这点了。拉着刘娜的手,「老婆,

委屈你了。如果老家夥提那种过分的要求,我们绝不答应他。」

刘娜笑了笑,「你先交个底给我,什么是过分的?」

宋延龙立马回答到,「你说呢?总不能为了这个职称陪他上床吧。」

刘娜说,「你想太多了,怎么可能上床,好啦,不会上床的。」

其实刘娜也清楚,这事绝不会仅仅是个饭局那么简单,但是到底是到那一步,

她也不确定。她只是知道,宋延龙为了这个副教授,已经付出很多了。而且宋离

开自己那半年,自己反正都已经做对不起宋的事情了……两口子都只是讲师职位,

工资少得可怜,房子也一直还只是租的,要是都只是讲师,学校的房子根本排不

上。买商品房就更不可能了,首付付不起,月供供不起。所以必须支持老公拿下

这个职称。

第二天周五,下午刘娜早早回了家,还精心打扮了一番。至於穿什么她也是

犹豫了好久。开始穿了裤装,后来想想,老家夥既然有那种意图,一点甜头不给

那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了又想,下身穿了条黑色长裙,上身穿了件深蓝色长袖衬衫,漂亮又不是

端庄。

问宋延龙怎样,宋说挺好。

刘娜犹豫了一下,又回了房间,脱了长袖衬衫,换了件黑色低胸紧身吊带。

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又乾脆脱了乳罩,换了两个乳贴。想了想,接着脱了

长裙里的内裤,换上了那条为陈俊而买,也让宋延龙激情澎湃过的丁字裤。

宋延龙看到妻子从房间里再出来。刘娜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宋仔细一看,

低胸吊带,露出了深深的乳沟。而且还没有了乳罩的肩带。

宋延龙心里很不是滋味。脑子里却忍不住去想职称,房子,前途……他歎了

口气,说走吧。

英雄来挂机手游

道无边

侠义水浒传手游官网版

三国志大战私服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