跷跷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跷跷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同爱网另一条路

发布时间:2020-02-10 23:51:35 阅读: 来源:跷跷板厂家

12月2日,长沙远大路上,一间30㎡的出租屋内,向小寒与恋人小鹏(化名)在一张并不宽敞的床上并肩而坐,双方的手紧紧牵在一起,不停说着悄悄话,与普通的热恋情侣并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两个男人,他们是同性恋者。

“我们是同性恋,但我们也需要理解和尊重。”90后的向小寒对记者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

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一周前的11月24日,向小寒做出一个大胆举动:召集长沙的20多名同性恋者上街游行,希望获得社会的尊重理解。这是大陆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游行,立即引起舆论关注。

尽管屡屡遭遇外界的异样眼光,向小寒并未气馁,在坚持为自己及同类人群争取更多社会理解的同时,他还怀揣一个更远大的梦想:开发同性恋产业,为同性恋者提供诸如同性恋交友、同性恋用品售卖等综合服务。

向小寒为此建起了自己的同性恋交流网站——同爱网,但他的产业梦想目前仍遥不可及。

相比出柜(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需要的勇气,同性恋者面临的更大风险来自于艾滋病的威胁,特别是男男同性恋者,由于其独特的性生活方式以及性伴侣的不固定,更易成为艾滋病高危群体。资料显示,目前国内新增艾滋病感染者中,近30%是男男同性恋者,同性恋者防艾已成社会难题。

被默许的游行

11月24日下午2时开始,长沙最繁华的五一路和解放路上,一支20多人的游行队伍逶迤前行,他们身穿白色和黄色文化衫,向路人发放象征同性恋的彩虹旗,并邀请路人合影和签名支持。

“我们的口号是‘真爱无罪、反对歧视’,彩虹旗代表的是多元化,代表的是我们同性恋这个特殊群体的多元化包容诉求。”来自湖南农业大学的小鹏告诉记者。

向小寒透露,当日的游行队伍中,不但有男女同性恋者,也有支持他们的异性恋者,甚至还有男扮女的反串者,“还有湖大、中大、农大的几名学生,他们中间有几个并不是同性恋者。”

此次游行最大的一个悬念在于,能否获得公安部门的批准?向小寒透露,早在11月8日,他们就将游行活动的方案报送天心区公安分局和长沙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

“公安机关没有给予书面的文字性许可,但也没有反对。他们的态度是,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你们就当没有跟我们说过,总之就是默许。”向小寒感叹政府宽容度和开放度的进步。

记者在当日游行现场看到,尽管多数路人对同性恋游行抱着好奇和讶异心理,但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纷纷表示并不歧视同性恋者,很多路人还与同性恋者合影。

“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自己性向的权利,同性恋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社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应该对他们这个群体抱以必要的宽容。”湖南省直机关的邓先生边说边在签名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向小寒他们从11月初即开始策划这次游行,纯爱社区、同志亦凡人、同语等同性恋服务机构,以及百度贴吧均表示支持,而湖南本土的红网、星辰在线等媒体亦表示将对游行进行报道。

“最大的困难来自于资金的筹集,做彩虹旗、文化衫,宣传资料编制等等都要花钱,但是我们能筹到的钱真的太有限。”向小寒说,自己熟悉的同性恋圈子中,多数人都像他一样收入有限,这次游行他们总共只筹集到资金1500元,“这些钱连制作文化衫和宣传资料都不够。”

同性恋产业梦想

今年刚满18岁的向小寒,有着与其年龄明显不相称的成熟。他1994年出生于湖南沅陵农村,是家中独子,14岁即来到长沙打拼。

“我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是在初三时,当时心里很害怕,后来上网一查,发现社会上有很多自己的同类,心里就坦然了。”向小寒回忆说。

而他的“女朋友”,静静地坐在床边一直没说话的小鹏,此时接过话头,“我比他更紧张害怕,大一下期明确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后,我马上跑去学校心理咨询室,结果心理老师告诉我,说这个很正常,不是病。”

此后小鹏依然久久难以释怀,他甚至一度努力改变性向,强迫自己去喜欢女孩,但最终失败,直到今年上半年遇到向小寒,两人擦出爱的火花,他才真正接受自己是男同的事实。

由于还没有向父母“出柜”,向小寒暂时还没有来自家庭的压力,“我是独子,未来也许会迫于家庭压力找个女孩结婚,但那至少是10年后的事了。”

支撑向小寒在同性恋之路上不断前行的,除了坚定的性向,还有其内心隐藏的一个未向外人道及“梦想”——开发同性恋产业。

“现在尽管有同性恋酒吧、同性恋交友会所,但在延伸服务,比如同性恋用品售卖,生活互助等方面还很不够,同性恋者也要生活,这一块市场空间很大。”向小寒这样描述同性恋产业的商机。

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同性恋人数大约占总人口的2%-5%,约为2600万-6500万人,“同性恋者的很多用品,市场上很难买到,很少有专门的机构卖这些东西。”向小寒称。

而作为产业梦想的一环,向小寒在去年就开始建设自己的同性恋网站同爱网,目前已经上线运行,会员达数百人,“要做这个行业,首先要通过网络将更多的同性恋者聚集起来,然后再推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

同爱网的内容涵盖同爱商城、同爱新闻、同城活动、官方团购、同爱论坛等多个方面,甚至还有几个商家投放广告。

但现实依然困难重重:网站还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后续的产业开发缺乏资金。加上仍缺乏社会认同,向小寒的产业梦举步维艰。

“接下来我想换个几百块钱租金的房子,10平米就行了,这样能省些钱做后面的事。”向小寒说。

艾滋病风险

社会歧视和难见希望的产业梦之外,向小寒们还得随时防备艾滋病魔的侵袭。

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魔突降西方国家,由于首例艾滋病发现于男同性恋者,此后男同性恋者被视为洪水猛兽,舆论一度将同性恋与艾滋病划等号。

“同性恋者其实并不是艾滋病的最大患者群体,女女同性恋者一般不会通过性接触传播艾滋病,但男男同性恋者,由于他们独特的性交方式,使得其成为艾滋病的高危群体。”湖南省疾控中心一位艾滋病防治专家表示。

资料显示,2005年,我国男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感染率仅为0.4%,但到今年上半年,一些城市报告新发现艾滋病感染者中,男男同性恋的感染率已达到60%-70%。经性途径已成为当前我国艾滋病疫情主要的传播途径,男男同性性传播比例明显上升。

“今年1-10月我国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经性途径传播所占比例为84.9%,而去年同期为77.9%。其中男男同性性传播所占比例为21.1%,比去年同期的15%有明显上升。2012年哨点监测发现,男男同性性行为人群艾滋病病毒感染率为6.7%。”卫生部疾控局副巡视员孙新华介绍道。

在今年12月1日第25个“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珠海又曝出有4名男大学生因同性恋而感染艾滋病,山东男同性恋者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已超过该省经性接触感染艾滋患者的50%。

“这里面的原因,首先是男男同性恋人群数量庞大,其次,这个人群比较隐蔽,在中国,大量同性恋者不会公开自己真实的性取向,他们往往迫于家庭、社会的压力,以婚姻作为保护伞。”前述湖南省疾控中心的艾滋病防治专家称,艾滋病可通过男-男-女的通道传染给女性,加上男男同性恋流动性大、性伴多,造成这一群体艾滋病防治尤为困难。

“我们也试图进入很多大学的‘男同’QQ群,想加入他们开展宣传预防工作,但是他们的圈子很封闭,非同性恋者很难进去。”上述专家说。

同性恋者作为艾滋病高危群体,对其进行艾滋病干预,也是防艾工作者的重点工作之一。湖南省卫生厅人士介绍说,目前湖南不断构建艾滋病防控网络体系,目前全省已建立艾滋病专业防治机构140个,设立检测实验室608家,年检测人数超过300万人次。

风险并没有改变向小寒的选择,他呼吁所有男男同性恋者,要积极配合政府的艾滋病防控行动,“一定要坚持选择固定性伴侣,同时在过性生活时,合理正确使用安全套。”他提醒说。

广州注册公司办理

中山注册公司平台

深圳工作签证

相关阅读